宝钢第五批援藏干部对口支援仲巴县工作巡礼
2019-02-05 10:54:51      来源:中国钢铁新闻网    
0


本网消息 西藏人民的“母亲河”雅鲁藏布江在这里孕育,经过千万条溪流的汇聚,宛若一条巨龙,从海拔5300米以上的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北坡冰雪山岭,自西向东奔流于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南部,浩浩荡荡,最后经印度、孟加拉国注入大海。

日喀则市仲巴县是雅鲁藏布江的发源地。多年来,受限于高寒、缺氧、偏远、地域辽阔而人烟稀少的自然条件,仲巴县的经济发展一直较为缓慢,在日喀则市的18个区县中处于垫底状态。2002年,宝钢对口援助仲巴县以来,宝钢投入巨资用于仲巴县的发展,并先后选派了5批10位援藏干部到仲巴县任职,与当地干部群众共同努力,使仲巴县的面貌发生了巨变,年经济总量已跃居全市第五位。

近3年来,宝钢第五批援藏干部杨千威、廖生行在宝钢十余年援藏的基础上,将援藏工作融入仲巴县的“十二五”“十三五”规划,促发展,求突破,实现了五大转变:由专项工程项目向打造牧区新城镇示范工程转变、由基础建设为主向产业发展转变、由民生保障向民生改善转变、由落后教育观念向促进教育事业发展转变、由人才队伍建设向人力资源能力建设转变。

一系列的“造血”举措,让“雅江之源”仲巴县的经济资源、人才资源、教育资源不断积聚,为仲巴县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宝钢一如既往的对口援助下,仲巴县的发展也将如雅江一般,奔腾向前。

“神山驿站”

打造城镇化建设标杆

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城镇化建设”和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一起成为未来中国发展的方向。新型城镇化将成为普惠民生、改善就业的战略主线。

由此,城镇化建设也成为仲巴县改善民生的一项重要工作。但现实情况不容乐观。仲巴,藏语意为“野牛之地”。仲巴县的面积是上海市的7倍,而人口却仅为上海的千分之一,境内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在“夏天穿棉袄、风吹石头跑”的仲巴县,如何推进城镇化建设?如何让当地百姓在城镇化建设中得到实惠?

在宝钢集团、日喀则市和仲巴县的大力支持下,杨千威、廖生行积极谋划,将援藏项目与仲巴县小城镇建设主动对接。

“城镇化建设绝非易事,国内外任何一种城镇化模式,都不能照搬用于西藏城镇化的具体实践。”日喀则市委副书记戴晶斌在其编著的《西藏特色文化产业理论与实践》一书中写到,“必须把特色文化产业作为西藏发挥比较优势的新型驱动力之一,加大探索创新力度。”

对于游客而言,西藏处处有蓝天、一路皆风景,但在偏远、传统的牧业地区仲巴县又如何发展特色文化产业,找准自己的位置?

宝钢第五批援藏干部进藏不久,不顾高原反应,便马不停蹄地展开了调研。帕羊镇走进了他们的视线:处于219国道的黄金分割点,朝发帕羊镇,往东则夜宿日喀则,往西则夜宿狮泉河,是途经阿里和日喀则的主要景点;同时还是从拉萨、日喀则等地以及中印乃堆拉、中尼聂拉木等口岸,前往神山圣湖的必经之地,是藏民朝圣途中绝佳的休整点。

很多牧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了统计过往的车流和人流量,那年8月的烈日下,像根竿子似地站在国道边足足两个多小时的汉族人,竟会是日喀则市委副秘书长,仲巴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宝钢援藏干部杨千威。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杨千威几次深入帕羊镇和周边4个乡实地勘察。帕羊镇上70多家牧民旅馆、商户、游客都成了他的“采访对象”。

最终,他的方案得到了集团公司和日喀则市委市政府的高度评价。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日喀则市委书记丹增朗杰驱车直接赴帕羊镇调研,他说:“宝钢援藏项目与小城镇建设结合起来,思路明确、措施扎实,工作抓得很准,体现了市委‘援藏要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要求。”

在集团公司的大力支持下,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帕羊镇新型小城镇建设步伐不断加快,2013年成为日喀则市的重点小镇,2014年成为西藏自治区的重点小镇,2015年已发展成为全国重点小镇。去年帕羊镇共接待国内外游客6万余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超过500万元,比2013年增长5倍,同时解决了一批牧民的就业问题。

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十一世班禅大师今年初为帕羊镇欣然题字“神山驿站”,成为帕羊镇打造特色文化旅游产业响当当的“名片”,将进一步助推帕羊镇成为仲巴县乃至日喀则西部发展的新一轮引擎。

通过聘请相关专家和人才,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仲巴县13个小城镇建设规划全部完成,并于2015年5月由县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沃特·恩道曾感叹:“城市化极可能是无可比拟的未来光明前景之所在,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灾难之凶兆。所以,未来会怎样就取决于我们当今的所作所为。”

“宝钢援藏工作做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拍脑袋,而是有大量的调研做依据,有专业的团队进行规划,并以科学严谨的态度对待,这为其未来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戴晶斌说。

精准扶贫

路桥连通“最后一公里”

“路,是我们心中难以抹去的痛。”2013年8月,刚刚进藏的杨千威、廖生行就获悉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仲巴县吉拉乡一辆渡河车辆倾翻,车毁人亡,只因没有桥。

路、桥一直是仲巴当地干部、群众的渴望。早年,县城干部下乡调研,到偏远的乡村,没有路只能骑马,来回在路上就得花一个多星期。在仲巴工作了几十年的仲巴县政协原主席亚普琼回忆说,2001年时,他们准备在一个乡修一条砂石路。从县里出发,2辆车开了994千米,足足跑了6天……

从宝钢对口支援仲巴县开始,路、桥等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援藏工作的重点项目,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仲巴县城到各个乡镇的路、桥已经修通。但高山绵延的仲巴县面积是上海市的7倍,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自然条件相当恶劣,路、桥网建设难以一下子完全覆盖点多且分散的自然村。

而牧民对于修桥建路的需求又十分迫切。就因为全县没有通畅的牧道桥梁,牧民辛苦养肥的牛羊,遇到恶劣天气难以转场,只能受困于冻土一天天掉膘,更别提外销。道路桥梁建设滞后不但增加了牧民转场时间和经济成本,还经常有人员伤亡的意外事故发生。在聂康村调研时,杨千威遇到了一位怀抱婴儿的当地妇女,她的丈夫就是因为没有桥,涉河而过时被河水冲走的。

要打通这“最后一公里”,让所有的百姓都能享受到宝钢援藏的成果。宝钢援藏干部与仲巴县相关部门充分沟通,决定向宝钢领导请示集中力量加大基层乡村的路桥投入力度,得到了集团公司的大力支持。“援藏项目要在乡村路桥建设上加大投入,尽管外人看不到,但这能够体现宝钢援藏的精神。”杨千威说。

在细致摸底调研的基础上,不到1年时间里,整整1600万元的援助资金用在了乡、镇、村的路桥建设上。截至2014年底,仲巴县13个乡镇的路桥网络基本建成,打通了牧区的“最后一公里”。县人大原副主任德吉是仲巴人,她激动地说:你们可能想象不到,牧区这一条条的路、一座座的桥,救了多少孕产妇的性命。我代表家乡人民感谢宝钢!

聂康村新建的玛章河桥被当地村民奉为“幸福桥”,建成投用那天,附近牧民闻讯赶来,载歌载舞。牧民们还自发地向援藏干部送上感谢信,不会写字签名,他们就用红手印替代。回忆起当时手捧着盖着数百个红手印的感谢信的场景,杨千威、廖生行两个七尺男儿,也禁不住哽咽了。

如今的玛章河桥上,经幡迎风飘扬,村里很多民俗活动都在这座桥上举行。村长石旺介绍说,这座桥不仅解决了周边2个乡镇4个村500余户近3000牧民的出行转场问题,同时极大地带动了周边边贸市场和资源开发。聂康村作为有名的“负债村”,去年不仅还清历史欠账,还盈利了40余万元。

产业援藏,

培育仲巴自己的造血干细胞

牧民们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的羊皮之前收购价不足10元一张,在揉皮加工厂稍做加工,价格就能提到100元左右。更想不到,延续千百年的牛羊的产、杀、卖,竟也能发展成一条品牌产业链……

在援藏干部的具体推进下,仲巴县第一家国有企业马泉河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从黄浦江畔的宝钢来到雅江源头,“我们从企业出来的干部要发挥特长,推动仲巴县的产业发展。”杨千威说。

据仲巴县政府办公室的朱竹影介绍,马泉河投资管理公司主要经营旅游开发、酒店经营、畜产品加工、边贸、矿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管理、资本运营等。比如打造霍尔巴绵羊、吉拉牦牛、帕江盐山羊等品牌,成立揉皮加工厂、风干牛肉厂、奶制品加工厂,提高畜产品附加值,增加牧民收入。“目前,霍尔巴绵羊的绿色认证已经完成,下一步重点就聚焦在品牌推广方面。其实早在公司成立之前的很多事情,宝钢援藏干部都已经在做了,公司涉及的业务领域是历届宝钢援藏干部对仲巴县各个造血项目整合的结晶。现在以全新的产业化、公司制的发展思路去进一步推动,使之更加规范、持续发展。”

此外,通过投资公司的平台发展民族特色手工业,采取政策、资金、技术扶持等方式,扶持群众自主创业,扩大偏吉乡色青村编织厂和亚热乡民族手工艺合作社规模,丰富产品,并开拓销售渠道,提升经济效益;搞活边贸业,加强边贸市场软硬件建设,扶持牧民经纪人,引导建立“边贸市场+经纪人+边民”模式,增强群众自身“造血”功能;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业,通过帕羊镇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把帕羊镇打造成“神山驿站”,树立“早发帕羊镇,夜宿狮泉河;早发帕羊镇,夜宿日喀则”的品牌。同时,与219国道经济线一起,形成“一线一镇”的发展格局……

目前,宝钢援建的帕羊镇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已投入运营;近日,“神山驿站”文化广场将面向世人开放,届时,“神山驿站”作为极富特色的高原小城镇就将盛大揭幕。除了主题酒店、餐饮等功能之外,规划之初,就在该项目中设置了边贸市场、民族工艺品加工演示中心等功能服务区,为仲巴县的产业发展提供了展示和推广的平台。

仲巴县矿产资源尤其丰富。仲巴县副县长巴达介绍说,经初步探明的矿产资源主要有锂、硼沙、砂金、铬铁矿等,品位比较高,还有较丰富的原盐资源,开发潜力巨大。“宝钢援藏干部对于如何合理、有效保护与开发矿产资源,提出了很多切实可行的方案。”

日喀则市市长刘虎山说:“宝钢第五批援藏干部出思路、谋发展,把宝钢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管理经验带到了仲巴、带到了日喀则,对我们今后的发展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智力援藏,

增加发展的内生动力

廖文武是仲巴县宣传部长,在西藏已经工作了二十余年,除了回重庆老家,基本没有出过日喀则。“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机会能够到上海来学习”,廖文武说。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学习经历给他固有的思维、认识带来了巨大冲击。“比如说,在上海,人家站在电梯上都在跑,相比较而言,我们的工作效率太低了。”

为了提升干部人才队伍的整体素质,增强仲巴县长远发展的内生动力,宝钢援藏干部提出了开办仲巴干部人才培训班的设想,协调企业和上海市委党校资源,对仲巴300余名干部分层分类分批组织到宝钢和上海市委党校培训。这个想法得到了宝钢集团公司、日喀则市以及上海市委党校的大力支持。截至目前,第一、二期共78名学员业已成行。

第二批学员拉让乡党委书记陈建林说:刚到上海的头两天醉氧头昏,不过老师讲得太精彩了,课上没有一个人打瞌睡。这次培训让我对自身的思维方式、管理方法等进行了对比反思,观念上改变很大。同时,知识都非常实用,很多做法可以借鉴。县委组织部的黄强同为第二批学员,对他来说最有收获的是更加清楚地认识了仲巴。“跳出来看仲巴,看到了差距,也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我们的优势。虽然差距很大、工作难度大,但是正因为看清了,给自己未来的工作增添了信心。”虽然目前仅两个班的学员完成了培训,但仲巴干部人才培训班以其认真、好学在上海市委党校竖了块牌子,这也侧面反映了当地干部人才对于开阔视野、加强自身学习的渴求。

仲巴干部人才培训班仅仅是宝钢第五批援藏干部推进智力援藏的其中一点。三年来,援藏干部专门设立了“基层党组织和干部人才队伍建设”项目,建立仲巴干部人才库、制订《干部人才培训方案》,在干部培训、党建基础工作、医疗卫生以及教育、文化软实力方面,累计培训300余人次。

农牧民孩子的教育,更是他们不愿回避的问题。“还记得我刚到仲巴县报到的第二天,一位宝钢长期结对赞助的藏族学生听说新一批援藏干部来了,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他赶在去大学报到前到县里想和我们告别。但由于不知道我们的联系方式,在县委门口守候了一天。”援藏干部廖生行对那一天印象深刻。在这位准大学生淳朴真诚的表达中,两位援藏干部开始了为期3年的援藏生涯。到岗后开的第一个座谈会就是以“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成就未来”为主题的教育工作座谈,让5位受宝钢资助考上大学的学生现身说法,以求改变当地牧民“上学不如放羊”的观念。

次仁扎西是仲巴县中学九年级的学生,在校成绩名列前茅。由于是家中独子,如果上学就没人放羊,家里生活困难,父亲一度想让他放弃学业。“周围很多人跟我宣传读书的好处,想想自己,天热顶着大太阳,天冷吹着寒风都要跟在羊群后面,这种命运延续到孩子身上对他不公平,希望他能通过读书来改变。”次仁扎西的父亲最终转变了想法。次仁扎西也已定好学习目标,争取考上日喀则市重点高中——上海实验学校。

2013年,在第五批援藏干部的推动下,仲巴县与宝钢各出资25万元,建立教育基金,奖掖优秀学生和教师。此外,还通过举办宝钢希望班、助学结对等形式,切实解决贫困孩子上学难的问题。

德吉说:即便对于当地干部来说,仲巴也是最为艰苦的地方,人才难留。如果仲巴当地牧民的孩子能够通过学习改变命运,不但对他个人来说有更美好的人生,学成归来后对仲巴未来发展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

交流交融

“宝钢仲巴”一家亲

3年时间,倏忽而过,两位援藏干部都感叹时间过得太快,进藏时的场景就在眼前。3年时间,又何其漫长,因缺氧而发紫干裂的嘴唇、黝黑透红的肤色,让他们从外形上看已无异于当地居民。杨千威打趣地说,他现在不管去西藏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享受当地居民同等“待遇”,只要刷这张乌黑的脸。廖生行是一本活的“地方风俗志”,从当地居民的各项习惯,到街里巷弄的各种传说,到藏传佛教的各大派系,都能说点一二三出来,“只有了解它的历史、文化才能更好地开展工作嘛”。

3年援藏,让两位援藏干部在雪域高原有了不少“亲戚”。入藏后的初次调研计划走访仲巴县较为偏远贫困的隆格尔、帕江等几个乡,可是还没等走访结束,两个人连凑带借筹集的几千元钱,便全部捐给了家徒四壁的贫困牧民,有孤老,也有单亲家庭。“十余年的援藏工作,让仲巴县发生了巨变,但偏远牧区部分牧民的贫困程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杨千威主动接认了6对藏族“亲戚”,有老党员、有烈士遗孀、有特困户。原吉拉乡人大主席扎西尼玛在接送牧民看病的过程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留下两个上学的孩子。杨千威与两个孩子结成对子,决定资助他们直到大学毕业。廖生行有户“亲戚”家在当地海拔最高的乡镇布多乡那江村。村里的开珠家除了放牧以外缺少经济来源,十分贫困,廖生行尽自己所能帮助他。此外,两位援藏干部还充分发挥桥梁作用,积极推动开展了宝钢党组织与100余对仲巴困难户、老党员、优秀贫困生“结对认亲”活动,以求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援藏干部不仅自己深入其中、融入其中,更是搭建平台,建立机制,为宝钢员工与日喀则、仲巴县人民搭建平台。干部、人才及学生代表、劳模代表之间交往交流机制的建立,仲巴干部人才培训班的推进等,不但为仲巴县解决了诸多的现实问题,更促进了宝钢与仲巴县的交流交融。采访中,从仲巴干部不经意间冒出的“我们宝钢……”,援藏干部口中的“我们仲巴……”,都可以看到彼此的认同感。3年来,援藏干部杨千威、廖生行均被评为仲巴县“先进工作者”“民族团结先进个人”,杨千威还被评为西藏自治区“2014—2015年度全区社会扶贫先进个人”。2014—2015年度,全区1000多名援藏干部中,仅有7人获此殊荣,杨千威成为日喀则市获奖者中唯一的援藏干部,这也是宝钢援藏干部首次获此殊荣。

仲巴县委书记王光勤对记者反复强调:“宝钢的援藏工作,怎么评价都不过分!”

刘虎山说,从企业援藏的角度来看,宝钢在整个日喀则地区做得很实,而且富有特色,仲巴县的发展凝聚了宝钢人的心血。

从黄浦江畔,到雅江源头,第五批援藏干部的3年援藏生涯就快结束了,新一批的两位援藏干部也已经过层层选拔,整装待发。“不管市场如何变化,宝钢的援藏力度不受影响。我们要发扬钉钉子的精神,一张蓝图绘到底。”这是宝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乐江的承诺,也是所有宝钢人的承诺。

责任编辑:林芸芸

备案号:藏ICP备14000087号 版权所有:仲巴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藏公网安备 5402320200000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